首頁 > 信息動態 > 學術前沿

“民俗認同”與“文化自愈機制”:兩個有用的概念

來源:《長江大學學報》2018年第4期       發布時間:2019/6/11 14:02:03

  “民俗認同”的概念關系到學科轉向的問題,我覺得對學科建設關系重大。我所理解的民俗的基礎是文化共同體,就是在共同生活基礎上形成的文化傳統,這個傳統具有凝聚人心的力量。以民俗認同為中心的共同體,由多種民俗符號組成,包括核心的傳統符號、次生性的傳統符號等。每種民俗符號的功能有差異,在歷史發展過程中的變化也會出現差異,但是,任何一種符號的變化都會引起民俗的變化,有的變異,有的消失。民俗的生命力源于民俗演化過程中的適應性調節,一些元素消失后,會有新的元素補充進來,變異的情節會與新時代的民俗相適應,由此構成民俗生活的自足性、自愈性機制系統。

  民俗認同與邊界是有關系的,民俗認同是包容關系,同時與排斥有關系,與交融有關系。所以,民俗認同的根本是民俗核心符號的認同,這種認同并非一成不變,而是具有動態屬性。在民俗認同符號體系中,包含了民俗的核心符號和次生性符號。這些民俗符號系統在不同時代加入時代內容,這些加入的內容實質上就是適應民眾生活而作出的改變和調整,它關涉到與民眾生活的各種關系,這充分顯示了民俗在認同之上作用于民眾生活的自愈性功能。

  中國民俗延續發展的根本原因在于,民俗具有文化自愈機制,這種自愈機制的力量來源于中國民俗認同中的核心符號體現出來的信仰與價值體系。當社會出現轉型,文化傳統發生巨變的時候,民俗作為根基性的傳統,常常引起人們的注意,并且在民俗傳統中尋找中國文化發展的力量,以此獲得文化自覺和自信,以民俗為核心的文化被傳揚、重建,由此實現文化自愈過程中的文化創造性轉換和創新發展。

  當前中國的非遺搶救保護和傳承發展是文化自愈的實踐。非遺的出現是全球化、工業化和現代化的結果,大量的傳統文化瓦解、消失,如何建立新文化體系,民眾意識到民俗的根基性、根源性傳統是新文化的土壤,非遺就是新文化核心創造力的源泉,是文化多樣性、生活多元化的基礎。非遺作為民俗認同的核心符號,再次激發了中國人的文化自信,激活了中國文化內在的自愈機制,也是實現中國文化“本土化”“中國特色”的路徑之一。

  民俗認同是區域性、民族性的,民俗認同需要的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民俗認同表現自愈機制的過程中往往要對民俗進行地方性的改造,最終實現“本土化”,這些自愈性創新豐富了人類文化的多樣性,從這個角度來理解民俗認同與文化自愈機制,就會更加有意義。

3d组六30注中奖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