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信息動態 > 動態播報

非遺保護共商未來

來源:東方財富網       發布時間:2019/6/11 14:08:33

  6月8日下午,景德鎮文化遺產保護座談會在景德鎮中國陶瓷博物館5樓舉行,來自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北京科技大學科技史與文化遺產研究院及我市的專家學者齊聚一堂,分別就在文化遺產保護過程中如何處理好傳承與創新的關系、如何把握非物質文化遺產事業與非物質文化遺產產業發展的關系、如何構建非遺傳承人人才梯隊及制度建設等方面展開深入討論,并對景德鎮御窯廠申遺工作提出寶貴建議。現將與會部分專家、學者的精彩發言摘要整理如下:

  原故宮博物院常務副院長、故宮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長李季:

  多年來,景德鎮發生著巨大的變化,文化遺產的保護工作也得到了越來越多的重視。景德鎮申遺最重要的就是提煉價值,這個價值不是說給自己聽,而是說給國際社會,歸納出符合大家認同的方法。在相同的歷史時期,景德鎮和北京的中央政府朝廷整個管理體制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也就是說,在整個中國漫長的幾千年農業文明社會的最后階段,作為社會經濟支柱的手工業這一塊,它的生產關在景德鎮,使用關在北京故宮,而且兩邊都按照一種非常嚴格的制度進行封閉管理,這在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這種價值遠遠超過了具體技術,它反映了當時整個社會的等級制度,它的流通制度,它的管理能力,它的控制能力,像這些在申遺過程中是非常重要的,它的高度遠遠超過了本身手工業制作這一塊。一方面,景德鎮瓷器走向世界外銷,另一方面,是走向當時的朝廷,這兩條路線在提煉申遺價值的時候,確實是獨特的。

  這幾年,故宮與景德鎮的合作,除了參與御窯挖掘,我覺得非常成功的一個,就是通過對比展的方式,把這里出土重要的陶瓷發現與故宮庫房里皇家收藏的這些作對比,在學界影響非常好。隨著申遺工作往前推進,我建議在適當的時候做一個展覽以壯聲勢。現在基本上學術性展覽比較多,將來的展覽可以是景德鎮最重要的考古發現,甚至是活態的傳承。景德鎮的制瓷工藝從傳統到現在,完全是一脈相承下來的,從明清的官窯、御窯,到民國時期的江西瓷業,到建國時期的十大國營瓷廠,到現在大師云集的大師工作室,活態傳承這一塊在申遺方面顯得尤為重要。做考古從物質的所有痕跡里倒推原來可能的配方工藝,陶瓷工匠做元青花的竭盡全力去貼近當時的工藝、配方、材料和風格,這些都是得天獨厚的文化資產。人們可以在北京故宮及景德鎮的陶瓷館看到最高水平的歷代陶瓷精品,同時通過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展示,就能看到他們把工藝一直延續到今天,還在不斷創新。

  人才培養是關鍵,可人才培養也是一個長期的過程,這就必須廣招社會英豪,為申遺工作做貢獻。景德鎮自古以來是移民城市,有匠從四方來的氣魄,伴隨申遺的契機,開展不同形式的合作,讓更多的專家通過課題、項目參與到申遺過程中,把隊伍培養起來。自己的故事自己要講好,還要科學依據來支撐。

  中國明清家具委員會理事潘延凱:

  人類發展史用一句話概括,就是火與土的關系這一發展問題。值得驕傲的人是,我們中國人,特別是景德鎮人,在1000多年前就把火與土的藝術發展到中國,甚至是世界藝術的高峰,讓中國的瓷器藝術走向世界,向世界傳播中國的文化藝術。我對陶瓷美學的景仰,特別是對瓷都景德鎮的景仰由來已久。我去過很多地方,曾經在陜西丹鳳縣看到過,那里圍繞馬頭墻一圈的都是古瓷片,這條線路涉及了南方地區的外銷,古代的絲綢之路,探索的人不多,也未見報端。眾所周知,瓷器一是從海路運輸,一是從昌江運出去,我建議考古所有機會研究一條新的水上瓷器文化藝術之路。大部分人只知道文物的價值,怎么讓這種文化真正為廣大群眾所接受,還需要大家去思考。

  上海博物館副館長陳杰:

  申遺工作非常重要,基礎工作還是要考古。人們對景德鎮御窯廠及相關遺址點的認識,最根本還是從考古的認識開始的。沒有考古發掘,沒有考古的進一步研究,是無法提升價值理念的。在未來的工作中要堅持考古,甚至在寫規劃文本的時候一定要考古學者的參與。

  同時,需要提煉自身的價值。瓷器在世界貿易體系中占有非常顯著的地位,必須要有世界的眼光。明清官窯體系建立之后,景德鎮一直是整個瓷業的中心,由景德鎮官窯確定了官樣辦事,周邊的民窯進行仿制,就像在水面投下一塊石子之后,它的影響逐漸波及,再到了福建、廣州進行仿制,然后作為商品運送到世界各地,對整個世界史的推動非常重要。

  在面對博物館與公眾的關系時,一定要處理好他們之間的關系,要以學術、基本研究來引導觀眾,以通俗易懂的方式讓他們理解考古發現。未來進行博物館建設,也要考慮多樣化的手段,讓公眾容易去了解遺址內涵,了解遺址出土的文物、遺跡的價值,最終體現對文物本體的詮釋。

  北京科技大學科技史與文化遺產研究院院長潛偉:

  在御窯廠價值充分發掘的基礎上做些延伸,比如原料方面。除了工藝延伸外,關于它的流通,碼頭、對外銷售也可以考慮進來,御窯廠窯址、唐英辦公地點、住宅及相關的內容也是考慮的要素,構成豐富就會趨于完整,擴大了御窯廠申遺的機會。以科技的力量介入申遺工作,不僅能對瓷器的分析檢測,也可以深入到窯址復原這一塊。以科技文化配合陶瓷,人工智能數據庫進入到考古,也是一大趨勢。

  故宮博物院文保科技部主任史寧昌:

  故宮與景德鎮的合作非常緊密,景德鎮作為中國的名片,御窯申遺必須拿到。一方面,我們要加快工作的進度,盡快啟動古陶瓷的保護修復研究室,爭取直接參與到申遺工作當中,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在古陶瓷研究考古方面也要加大力度,提供更多的科學手段,從工藝上、從材料科技上做一些研究。另外一方面,文保科技部有4項非遺,在非遺傳承人的培養隊伍建設方面有一些體會,除非遺傳承人津貼以外,還有項目經費支持,這樣的方式更加能夠幫到傳承人的發展,也能夠幫我們梳理傳統的工藝和方法。官窯陶瓷是我國陶瓷文化最高等級的藝術,這樣一個陶瓷文化怎么能夠在現代社會當中發揮作用,融入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然后,再次影響到世界,這就要講好景德鎮故事,講好這些最高等級、最高藝術的陶瓷故事,讓官窯瓷器進入日常生活,讓老百姓可以消費得起。

  上海博物館研究員熊櫻菲:

  景德鎮御窯廠作為數百年來世界上最高制瓷水平的代表,無疑是世界級的文化遺產,對世界文化產生了很大的影響。申報世界文化遺產要從世界的眼光來看,我們從申遺角度來看,不僅要從物質、非物質文化保存,挖掘資源上進行整理,也需要強調景德鎮御窯對世界文化的影響。海外博物館、機構、個人收藏景德鎮瓷器,這些瓷器對他們生活帶來的影響,甚至對技術發展也有深遠的影響。在交流方面,琺瑯彩從油畫中,景德鎮加以創新,有了粉彩,這就是巨大的提高。在傳承技術方面,景德鎮不僅有文化+旅游,還形成了產業化,滋養了一大批的景漂,繼續對世界文化產生影響。如今,非遺傳承人牽涉產業的發展,由于制度的因素,無法原汁原味地進行傳承,必須從政府層面進行支持,專家、學者要介入,哪些項目要保留,哪些項目需要傳承與創新,也可以引進企業介入,非遺人才的保護需要有科學機制。

  故宮考古研究所助理館員蘇天敏:

  參觀了非遺的手工技藝,讓我覺得很震撼。作為故宮考古的一員,非常愿意參與到故宮和景德鎮考古所的項目中來,建立合作站,為景德鎮成功申遺貢獻自己的力量。

  江西省文化和旅游廳副廳長丁新權:

  做好景德鎮文化遺址保護,重中之重就是做好景德鎮御窯廠申遺工作,要高質量地制定申遺工作方案,明確責任分工,確保將任務到點、責任到人;要高質量地準備申報材料,以全球視野,提煉御窯廠突出價值,明確申遺范圍,梳理文化脈絡;要高要求地制定申遺保護規劃,及時開展御窯廠及周邊環境的整治工作;要高效率地提供組織保障,加強落實組織機構、工作經費、技術支撐等方面內容,確保申遺工作穩步推進,并以申遺為切入點,統籌推進景德鎮文化遺產保護工作。

3d组六30注中奖方法